逢甲週報
:::
  • 回上一頁

逢甲週報001-100期

迎向挑戰─給應屆畢業的逢甲人 人社學院院長 朱炎

推到:
FacebookTwitterplurk

十九世紀美國大詩人郎費羅(Henry Wadsworth Longfellow)最膾炙人口的那首<人生詩篇>(“A Psalm of Life”),曾經鼓舞過無數處境坎坷的美國人。在這首詩的本文前面引了《舊約》中的詩行說:當終極挑戰來臨時,要說,「歡迎,朋友」(And when it comes, say,' Welcome,friend!')。然後在詩的末尾,詩人豪情萬丈地說:「讓我們奮起行動,/懷著不畏任何命運的心情」(Let us then be up and doing, /With a heart for any fate,)。
驗證所有偉人志士的一生,總會發現一個共有的條件;那就是:他們都經歷過至大至苦的磨難!的確,磨難是自我超越。自我提昇的不二法門。所以,各位親愛的畢業同學,當大災難來臨時,你的心靈應該高呼:「我不害怕,我歡迎你」(I am not afraid;I welcome you!)!
昨天我看到電視上說,入學時遇上九二一大地震,畢業時又碰到SARS肆虐,所以有些應屆畢業生自嘆是「最倒霉的一屆」。這些學生何其心小志短,沒有氣魄。噢,沒有新生歡迎會和畢業典禮,就自認吃虧倒霉?那麼,那些顧不得家庭,衝上抗疫前線,為國捐軀的年輕護士醫生又該怎麼說呢?!
當然,趨吉避凶原是人性之常,而普天之下沒人願意招惹災難。但是,當災難來時,我們得面對它,撐過它。其實,每一場災難都必有原因,都必有正面的意義和啟示。
我的感覺是:今天世人彼此形體之間的距離太近、太密、太黏黏瓜瓜得喪失了分寸和格調,而彼此的心靈卻因此反而太過疏遠,太過冷漠。前陣子我到埔里采風協會做了一次義務演講,親眼目睹九二一使今日的埔里人心境放寬,樂於助人,合作無間,共同為營造完美的社區而努力不懈;SARS也將會把我們形體間的距離拉開到適當的程度,同時拉近我們的心靈,讓我們不再疏離,不再冷漠。還有,憑台灣醫療技術之高超,醫護人員之眾多,怎會讓煞魔整得如此悽慘,如此丟人現眼得竟遠落越南寮國印尼馬來西亞之後?是否因為咱們的公德心、自由尺度、生活習慣以及管理制度全都太差太濫,出了嚴重的問題?那麼,這個煞魔也許是面鏡子,清楚地照出了咱們那些不改不行的缺點!
同學們,各位即將離開母校,出去創業。在未來的人生旅途上,必將遇到重大挫折和磨難,但是千萬不要逃避,不要膽怯;要勇敢地迎上去,接受它,撐過它!唯有接受過嚴苛考驗的人;才有資格創造時代!敢於迎接大災大難,才能為自己的人生開創燦爛美好的未來。親愛的畢業同學,我們祝福你,並等著分享你的經驗和榮耀!


92年5月23日正午
於人言大樓八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