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甲週報
:::
  • 回上一頁

逢甲週報001-100期

忠勤誠篤 一步步走出逢甲前程 張董事長校慶賀詞

推到:
FacebookTwitterplurk

余部長政憲、各位貴賓、廖前董事長、高副董事長、校長、副校長、各位老師、同仁、校友及同學們:
大家好。很高興有機會,在逢甲四十一歲生日的今天,能夠參與這個盛會。非常感謝余部長的蒞臨。大家都知道,余部長是我們逢甲優秀的校友,今天,部長能撥冗蒞臨逢甲,給我們祝福,顯見部長對逢甲母校的愛護和關心,容我代表全校師生向部長致上歡迎和感謝之意。
逢甲於民國五十一年設立,創校之初,設址在台中市北屯區的觀音山,當時只有四個學系,二百多個學生,隔年,遷校至我們現今所在的西屯校區。當初的逢甲,有人稱為「小學的設備」、「中學的管理」、「大學的師資」,其間經過無數的變遷、興革,到今天逢甲有工、商、理、建設、資訊電機、人文社會、進修推廣等七個學院,31個學系、29個碩士班、10個博士班及15個碩士在職專班, 12萬餘畢業校友,這一路走來,確實歷盡艱辛,我們用篳路藍縷來形容,絕不為過。逢甲能有今天的成果,主要是逢甲的先賢及師長們秉持著對教育的強烈使命感,堅持他們的理想和信念,以犧牲奉獻的精神,經營、打造逢甲。他們勉力克己,將所有的智慧、心力、時間、金錢挹注給學校,無私、無我、無畏、無懼,再加上後人傳承不辱、勵精圖治、推陳出新,終於有今天的成就。當我們歡度校慶的時候,對過去曾經為逢甲付出心血的前輩師長們,心中必然存在很多的感念、感動和感恩。
今天,各位走在逢甲的校園,回想四十一年前的「小學設備」,在形貌上她已大不同於以往:嶄新的建築、現代化的設施、精心規劃的景觀,在在都展現出她求新求變的企圖心。逐漸地、不斷地量變之後,更難能可貴的是:逢甲在師生們共同努力下,創造出了質變。這樣的變化,真的令人驕傲。例如,歷年教育部大學評鑑中,逢甲在私立大學中的名列前茅。事實上,在很多評鑑中,逢甲在私立大學中均拔得頭籌,而逢甲新生報到率的躍升,也可以非常明顯地得到印證。逢甲家庭中的每一個人,真的是認真、勤奮地耕耘,努力不懈,突破再突破,超越再超越,齊心合力,希望逢甲好還要更好。
其實,光靠硬體的改變,並不能夠串聯出逢甲四十一年來的經歷及過程,更重要的是逢甲的校風,也就是校園文化。她有一個特色,逢甲的老師及同學們是很質樸的,是很勤勉踏實的,跟今天社會一般現況或是和其他學校比較起來,她沒有虛浮躁進,她比較寬容謙卑,很謹慎地一步一步往前走,這種校風和文化的串聯,正是我們走過四十一年最重要的主軸,也就是當初高重建人、張前校長、廖前董事長以及歷任校長,將逢甲校訓「忠、勤、誠、篤」的精神所建築在逢甲每一個人心中的。同學在學校所學的不僅是知識,更重要的是學會如何做人、做事,最後才是如何做學問。雖然知識轉變很大,但今後若能秉持逢甲校訓的精神,我們將一輩子受益無窮。
回顧這四十一年來所展現的成果,最驕傲的是當初同學走進逢甲時,並非聯考最高分,但畢業走出逢甲,十二萬校友在世界各處、在各個領域,都展現了逢甲的精神。逢甲人的勤勉刻苦、謙虛踏實,這特質使逢甲人在各職場、各領域中都受到肯定。逢甲這個家庭陪伴每一位年輕學子走過青春歲月,而逢甲精神更陪伴每一位再繼續往前走。這也就是為什麼「一日逢甲人,終生逢甲人」的原因。如今天看到的余政憲校友、陳蒼和校友、張山明校友等三位傑出校友,他們傑出的成就,成為各領域中的領袖,正表示這幾年逢甲的教育,使每個人都可以走出各自的天空。
今天,我的感覺是既複雜又激動,做為逢甲的一份子,我分享了逢甲的榮耀;同樣有一份對逢甲無可推諉的責任。過去四十多年來,我們用心打造的家,最重要的是讓我們認知到「百年之計,莫如樹人」,如同劉校長所說,我們會一棒接一棒的交下去,過去走得不錯,但不可自滿,逢甲未來還有許多要面對的挑戰。例如逢甲每年都期望目前位於學校後方之水湳機場依政府政策移址他遷後,其中屬文教用地約十二公頃之土地,能撥交學校使用,以擴大逢甲的校園。此外,政府對學生人數所採之總量管制措施,亦應有所突破,使不致影響學校後續的整體發展。凡此,均需要我們共同努力再努力。對我個人而言,或許我力棉薄,或許我能有限,但我要像各位一樣,盡我最大的力量。
最後,我要和同學講幾句話:現今逢甲家庭的成長以及未來所有的努力,無非都是要使同學在逢甲求學的這段時間能受到良好的教育,同學若能夠在這裡學到如何做人、做事,這教育就是越來越成功的。若只看到雄偉的建設、美好的校園環境,卻學不到知識及做人的道理,那麼,所有的建設事實上就沒有任何價值了。再次告訴同學們,逢甲這個家庭最重視的還是同學們的努力與傳承。這雖然是老生常談,但還是期望同學們能把握機會,在逢甲這個美好的家庭中多學一些東西,多多充實自己。
誠摯地祝福逢甲校運更隆,深切祝福所有與會的貴賓們健康、快樂,也祝福逢甲的校友、師生們身心健康,事業、學業順利。謝謝大家。
 

張董事長首度向全校師生致詞。(攝影/廖盈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