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甲週報
:::
  • 回上一頁

逢甲週報426至本期

專訪奇美博物館提琴顧問鍾岱廷學長 足跡遍布全球 打造博物館提琴收藏之最

推到:
FacebookTwitterplurk

 

專訪奇美博物館提琴顧問鍾岱廷學長

足跡遍布全球

打造博物館提琴收藏之最

 

文/呂淑真‧攝影/許惠娟 (EMBA經管100)、奇美博物館提供
 

轉載自逢甲人月刊312

更多校友資訊,歡迎加入逢甲大學校友網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FCUAlumni/)
 
 

     從製琴到鑒琴,許文龍蕫事長給了鍾學長一把鑰匙,但卻不是為他的藝術寶庫上鎖,而是開啟殿堂的大門,讓走上這條提琴演奏之路的新人,都能「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讓夢想成真。

 

     在那個聯考升學主義掛帥的年代,「分數」彷彿是比生命還重要的當下,不愛念書的小孩成了考試下的犧牲品。成長在高學歷家庭背景的鍾岱廷學長,父親是台南師範學院音樂系老師,母親也是台南市中山國中的音樂老師,但難得的是他們從不以「成績」決定一切,對鍾學長的要求是一定要懂得「拉琴」,有記憶以來,鍾學長所有的音樂老師都是父親的同學或學弟,即使他不認真學習提琴,也從來不擔心學不會。

 

鍾「琴」一生

     父母親的家庭教育很開明,對於鍾學長大學聯考前兩次放榜名落孫山,並沒有特別指責,只是希望他未來能對自己負責,或許是從小練琴培養出不輕言放棄的個性,鍾學長堅持報考第三次,而這次他一舉拿下台大森林系、北醫藥學系和逢甲材料工程系的錄取名額。最後,鍾學長選擇進入母校就讀,主要原因在於他對材料工程的前景發展深具信心;殊不知此時已經埋下了日後踏上製琴之路的伏筆。

     大一那年,鍾學長認識了第二位製琴師父王麗春,當時,王老師仍在義大利克里蒙那鎮留學,兩人一見如故,相約隔年授課,從此迷戀上小提琴的製作,而他對學校的功課也不再認真。當同學執筆苦讀時,鍾學長卻是手執刻刀,對木頭「情有獨鍾」,即使滿身木屑也樂此不疲。

     母校畢業後,適逢積體電路公司的興盛期,他的同班同學順勢進入高科技產業任職,每個人幾乎擁有一份令人稱羨的高薪工作;而鍾學長的第一份工作則選擇在港商歌美斯自行車公司起步,雖然大學時期的他也喜歡自己組裝自行車,甚至參加比賽,得過獎項,但實際從事這行後,發現產業汰換太快,時常追逐cost down的零件成本,這和他當初入職的理念背道而馳。

 

許文龍先生尋獲千里馬的三個Q

     兩年後,仍然不敵對提琴製作的眷戀,決定辭去原先的工作,前往美國賓州的製琴學校(The Chimneys Violin Making School ) 繼續進修深造。在這裡,鍾學長學習如何才能像製琴大師如史特拉底瓦里、瓜奈里,打造出一把又一把的絕世好琴,當然這屬於每一個製琴者皆有的幻想。學成歸國後,鍾學長把技術帶回台灣,在台南市成立「天上有提琴工作坊」,從事提琴的維修與手工製作。

     提及為何會成為奇美博物館提琴部門的首席鑒賞師?鍾學長表示,如果不是許文龍董事長恢宏的識人雅量,或許他就不會從製琴師走向鑒琴師,其實父親和許董是舊識,回憶起15年前到許董家聊天,冷不防的問了三個問題︰「你要如何學鑑定一把琴?」、「你有沒有買賣名貴提琴的經驗?」、「如果你來幫我買琴,佣金怎麼計算?」當時的我,對於如何當個「鑒琴師」一無所知,沒有經驗更沒有人脈,雖然很想要這份工作,但是我選擇誠實以告。我告訴他:「雖然我不是什麼都懂,也未曾有過買賣琴的經驗,可是,我可以透過網路和世界各地琴商直接往來,以及找到鑑琴專家教我」,一邊說一邊打開電腦,搜尋相關資訊;也對他說:「至於佣金部分,我想要以時計費。」他不解的問:「大家都是以總價的%數計算,你怎麼是以小時算費用。」我笑著說:「如果以%,我就不要和琴商砍價了,反正賣價愈高我賺愈多。」許董聽完之後開心得大笑,並說:「我就是要找你這種人來幫手,一張白紙才能沒有包袱。」

 

收藏卻不私藏 嘉惠無數提琴新人

     一開始,也沒有想到博物館提琴部門會做到這般規模,鍾學長謙虛地說。目前館內共有1370多把提琴收藏,涵蓋1550年到2006年間各國作者的樂器,目前借給台灣音樂家跟學生用於演出跟留學的數量約有250把,這是2004年到迄今,鍾學長蒐羅各地名琴的心血結晶。奇美博物館收藏的珍貴名琴,提供無償借用的服務,若年輕學子與專業人士有意進修、參加國外比賽或演奏等需要,都能外借練習,或者長期使用,只需自行支付保險費,但負擔不大。

     許董曾說:「名琴若只是收藏於館內,也僅是一堆保存良好的木片而已。」對於熱愛音樂卻無力支付樂器費用的國內提琴新星而言,奇美的借琴辦法,無疑是一項善舉。15多年來總計超過4500人次借還,鍾學長表示這是「奇美」身為在地企業的社會責任,對於培養台灣下一代音樂人才,期盼能肩負起舉足輕重的角色。現在的國外音樂學院老師,只要發現學生沒有足夠的財力購買提琴,都會先問學生雙親之一是否為台灣人?如果是,直接請學生來向奇美借琴,我們甚至曾經收到來自美國知名茱莉亞音樂學院來函致謝,感謝奇美提供提琴借用,信中表示整個樂團有50把提琴都是從我們這裡借出。

     在這裡,對於提琴只買不賣、只借不賣,日積月累下奇美博物館的提琴收藏量居世界之冠,位居第二的英國皇家基金會藏品數量也僅有300把。雖然外借的頻率很高,但是遺失率卻相當低,我們與保險公司的制式合約中,有一條但書即是凡經遺失獲得賠償的提琴,不管多久時間一經找回,之前保險公司支付的賠償金全數歸還,因為我們只要琴,不要錢。在奇美,所有的提琴早就超過它實質所代表的金錢數字。

 

在奇美的日常 成就提琴的輝煌

     對於迄今龐大規模的提琴收藏數量,鍾學長表示,現在已經建立提琴數位典藏資料庫,只要輸入作者或年分,就能得知基本相片、相關文字和影音資料,以及提琴材料的元素分析,年輪分析,目前進度只能說完成大部分,將這些稀世珍寶以2D靜態、3D影像、虛擬實境與影音紀錄等各方式進行數位化工作,持續增加和修正內容,但如果要達到完成的階段,坦白說還有一段距離,畢竟隨著時代更迭,內容難免有所不同。

     透過提琴收藏,奇美博物館逐漸在世界打開知名度,目前除了名琴鑒定與修復外,鍾學長的日常工作可區分如下,(1)提供國際提琴專家研究:去年義大利專業製作者協會ALI首度移師亞洲舉辦提琴研討會,這是該會創立37年來首次於境外舉辦,同時也是ALI會員有史以來最大一次的亞洲活動;(2)參與國際琴展:僅提供博物館級的出借展覽;(3)外借服務:每年平均400人次借還,外借250把琴於全球各地;(3) 舉辦提琴歷史知識推廣授課/講座活動;(4) 出版提琴相關文創產品;(5)提琴外交:接待知名音樂家/各國外賓:如今年馬紹爾群島共和國總統海妮參訪。

 

因琴結緣 情緣一世

     每一把名琴動輒百年歷史,對於年代愈舊的提琴修護應愈謹慎以對,修復小組每當進行到「不可恢復點」的階段,就必須停下來先和組內成員討論下一步該採用何種流派系統修復?義大利派負有盛名的多半是家族傳承的傳統技法,有別於德式提琴修復的嚴謹精密化和美式的現代科技化,一旦決定方式,未來20年這把提琴還會遇到什麼問題,也必須先設想並且紀錄下來。鍾學長說我們都只是這把琴的過客,未來的音樂後進能不能有機會一睹其風采,完全取決現在的我們如何真誠相待。

     和許董因提琴而結緣24餘年,一句「謝謝小鍾,他是我等了60年的人」出自許董之口,鍾學長心中有股說不出感動,這些年受到許董思維邏輯和做事方式的潛移默化,影響很大,有些時候經過了好多年,鍾學長才能漸漸理解他當初的想法和用心。許董給鍾學長一把打開提琴世界大門的鑰匙,讓他從提琴世界中,看見自己更多的可能性。也因為許董的信任與支持,才有如今奇美的收藏。

 

 

 

學歷:

‧逢甲大學材料工程系80年畢業

‧民國83年在王麗春老師教導下完成第一把小提琴。

在美國賓州提琴製作學校( The Chimneys Violin Making School )學習提琴製作,師從 ( Edward Campbell )。多年致力於提琴作者系統分析研究及鑒定,提琴資料數位化,構建大型提琴收藏及提琴交易顧問上。在國際提琴界相當知名。

經歷:

‧1999年返回臺灣,于台南市開設天上有提琴工作坊,

‧2002年成為奇美基金會屬下之奇美博物館指定修琴師。

‧2004 奇美博物館提琴顧問。

‧2006-2009臺灣科學研究會與國立師範大學的「提琴數位化研究計畫」專案執行人。

‧2012  國際提琴製作大師協會 EILA 會員。

‧2013  Rare String Instruments of CHIMEI Collection Cremona 國際提琴展諮詢專家研究員。

‧2017 奇美博物館基金會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