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甲週報
:::
  • 回上一頁

逢甲週報101-200期

對逢甲畢業生說一句話 第七屆傑出校友 夏鑄九

推到:
FacebookTwitterplurk

發刊日期:2006.06.08

自逢甲建築系畢業已經超過35年了,學校希望我為畢業生說幾句話。
首先,逢甲做為一間私立大學,在今天,同學們很難想像當年台灣的知識貧困,幾乎一無所有的情境。尤其,逢甲的董事會,董事會與大學的關係,值得一提。以我的一點觀察,逢甲的董事會不但沒有像目前台灣一般私立大學董事會(其實是董事長),把大學視為其私產,使大學成為牟利的學店,干預了大學教育應有的自主性,而且,對於校長的聘任,對提升學校教學與學術研究的重視,幾乎可以說是全台灣最難得的私立大學董事會。也因為這個原因,逢甲才有近年的發展,以及展望未來,由水湳機場購得十公頃校地,進一步推動校園空間的轉化。大學,要有了健全的體質與制度,才能支持教育的改革,實現教學的構想,這點真值得為同學們慶幸。
其次,自己在逢甲讀書的回憶,有幾點仍值得與同學們分享。
我在逢甲讀書的時間,台灣的經濟發展還沒有取得日後的成果,台中市的快速都市化腳步還沒有啟動。那時的逢甲,是一間台灣中部由私人草創的工商學院,學生雖然絕大部分也與其他聯考排名較前的大學一般,同樣都是來自當時城鄉差距不大的台灣各縣市城鎮裡有名的省中,可是,學校的氛圍仍然十分不同。除了部分來自台北的,家境較富有的同學之外,其他大部分,都是純樸的、吃苦耐勞的同學,沒有一般都市大學的浮華、自傲、高人一等的自我感覺。這種樸實的校園氛圍,表面上給人一種落後與能力不足的印象,可是,長期來看,卻是日後人生的知識與專業實踐過程中,最可貴的、善良的品質。學生們受到這種氛圍的薰陶與價值肯定之後,具備了這種單純的品質,它是農業的台灣社會的特質,其實也是支持日後台灣經濟快速發展的重要物質條件。這個部分對我自己個人的成長與自我改造,受益良多,特別值得與當前的台灣年輕學生分享,或許,台灣的社會與學院,已經失去的就是這個寶貴品質。
當然,做為大學,知識與專業技能的學習終究是最重要的部分。自己在逢甲的學習經驗,固然有不少挫折,甚至是權力上的壓抑,讓年輕的心靈困頓,然而,幾位認真教師的啟蒙與基本技能的訓練,仍然是日後自己進一步在專業與學術上深造的第一塊磚石。
有位教授藝術與繪畫的老師,由於他的心力與對練習的一再要求,才使得我的眼睛、手、以及身體,才得到開啟,自己對空間的體驗才得以敏感,進入建築的門牆。
有位性格狂狷,懷才不遇的建築設計老師,因為他介紹的書籍,才使自己有機會找到思索與發問的機會。他對建築的狂熱其實是廿世紀初歐洲城市中的前衛藝術家,現代建築烏托邦主義,一再轉手移植台灣的版本。自己年少不知,卻被老師的能量點燃了自己一生對建築的廣泛熱情。這部分的動力,是求知與實踐的動力之源,也是學生受惠於老師的明證,值得提醒大學裡年輕的來者,把握學習所必須的自我能量。
最後,懂得自我反省,是謙卑與進步的必要能力,讓我們共勉。(本文作者現任台灣大學建築與城鄉所教授兼所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