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甲週報
:::
  • 回上一頁

逢甲週報101-200期

逢甲開辦紡織系所憶述 前校長 張希哲

推到:
FacebookTwitterplurk

逢甲於民國五十三年開辦紡織學系,六十一年開辦紡織研究所。在我國大學教育史、及紡織業發展史上,均屬創舉。今年為紡織系開辦屆四十週年,特憶述當年開辦系所若干史實,以為我國紡織教育史及逢甲創校初期校史提供一點資料。
逢甲開辦紡織學系,係在民國五十三年六月經教育部核定,並於是年開始招生。惟設系的籌劃工作,則在五十二年我接任校長幾個月後便開始考慮,並於五十二年夏秋間,著手幾項準備工作。
我接任校長時,逢甲設有土木、水利、工商管理、及會計四個學系,學生人數四百二十七人。我認為要為逢甲奠定大學教育基礎,必需籌劃增設學系及增加學生人數,並列為我接任後的重要工作之一。由於逢甲當時是一所包含工商兩學門的獨立學院,故增設學系,亦應在工商兩學門領域中思考研究。
經過多方面的詢查及研商,我認為在工學院中,以增設機械系、紡織系,及建築系為優先;因為當時國家經濟發展,已進入工業時代,社會正需要多培植這幾方面的幹才。高董事長人言先生及董事會亦贊同這一看法,在優先考慮的學系中,我內心對紡織系的創辦,期盼更大。主要原因是:(一)、各大學及獨立學院中,還未有一所設有紡織學系,只有專科學校中,台北工專設有紡織科;逢甲若能開辦紡織學系,將是我國大學教育史上有創新的意義。(二)、當時我國紡織業正在蓬勃發展,紡織品及成衣的外銷,在我國輸出貿易額的比重,日漸增加;欲求進一步發展,應該對紡織學術作更高深更廣泛的研究。
增系的原則既定,有困難應力求突破,準備工作自宜早日進行。關於課程的配置,教師的敦聘,圖書及實驗實習設備的增加,都需預為籌劃,從專業方面 訂定具體計畫。承立法委員馬俊德兄及逢甲教授馬鍾良兄的推介,我適時結識民興紡織廠廠長林宗華兄。我和林兄數度詳談逢甲開辦紡織系的構想,他十分贊成;並允諾協助籌備工作及開辦後擔任系主任,還同意「民興」與「逢甲」建立「建教合作」關係,「民興」一部份設備,可供逢甲師生作為實驗實習之用。(本校日後當然陸續添置很多專業設備)。由於林兄熱心協助籌劃,逢甲乃於民國五十三年二月向教育部提出增設紡織工程學系的申請。
教育部審核逢甲設紡織系,第一次會議中,有少數人士提出疑慮的看法。他們主要的觀點是:紡織教育著重技術層次居多,在專科學校中設紡織科較為適當,大學教育是否設學系,有待進一步研究。也有人 (包括逢甲教授同仁) 認為:逢甲創校未久,能否添置紡織學系所需的圖書儀器設備,須有具體的計畫和時程。我經研商考慮後,便提出添置圖書儀器計畫,與民興紡織廠建教合作協議,並提供英國深度研究紡織技術以促進紡織業發展,及印尼在荷蘭統治時期於萬隆設立紡織學院的資料給他們參考;同時還邀請紡織界幾位友人,向教育部有關人士表達了紡織界的期望。教育部在第二次審核會中,乃決定同意逢甲增設紡織工程學系,於民國五十三年六月通知本校。同年,在大專聯招會的招生科系中,列有逢甲紡織工程學系,到了九月下旬開學,逢甲校園裡,增加了紡織系師生。
林宗華兄依約定出任紡織系主任,為紡織系奠定基礎,並為了紡織教育的發展,擔任系主任二十多年。逢甲各學系主任及教師都很認真要求學生用功學習研究;其中紡織系林主任用力之勤與用心之苦,指導督促之認真,令我記憶最為深刻。具體的做法是:他規定紡織系學生自二年級起,即分組進行專題研究,由他親自指導並商請相關教授經常參與指導,應屆畢業生要提出論文,舉行論文發表會,教師及同學提出質疑、講評,經討論後,由指導教授三人評定合格,方算通過。每年度畢業論文,復彙編成專集出版(註一)。此一論文集,不僅受到國內紡織界、學術界的重視,且有海外人士或機構來函索贈或託購者。多年後,我到東南亞訪問,仍有朋友提及論文集事,我返國後,均逐一寄贈,亦足見紡織系師生的研究成果,影響相當深遠。為鼓勵師生努力研究,紡織系開辦不久,即編印「紡織科學」期刊,公開發行,俾師生們的研究成果,與學術界及紡織界有交換意見的機會;這期刊亦常常報導紡織業界與紡織學術研究的近況,俾師生們多了解。至我自校長職務退休時(民國六十二年六月),「紡織科學」已出版了二十多期,亦頗受紡織界重視。
民國五十二年起,教育部決定大學及獨立學院可設立夜間部。初期幾年,逢甲是中部地區唯一開辦夜間部的大學校院;(且好幾年由逢甲主辦中部地區大專校院夜間部的聯合招生業務)。中部地區很多盼望進修的在職青年,紛紛要求逢甲的夜間部增設紡織學系,經過調查研究並請教育部核定後,逢甲夜間部增設紡織工程學系,由林宗華兄兼系主任。夜間部課程與日間部相同,惟因在晚間及週末上課,故在校就讀時間為五年。
民國五十四年,逢甲接受教育部與僑務委員會的委託,開辦海外青年技術訓練班,招收海外華僑青年,實施為期一年(後來改為一年六個月)的技術訓練,約相當於我國教育體系的高職教育。這是專為華僑青年而開設的教學體系,逢甲定名為華僑專修科,於民國五十四年開始招生,華僑專修科第一屆(即海外青年技術訓練班第二屆,以後類推)只設綜合商業科,至第二屆開始,商學類分設會計、企管、貿易等科並增設工學類紡織、機械專科。華僑紡織專修科的課程著重實務性,因考慮僑生在學時間較短,及將來就業的需要,關於學術理論課程,祇擇要講述。華僑紡織專修科主任職務,仍請林宗華兄兼任,以便於授課教師及實習的安排。後來鑒於海外僑生需要有專人用更多時間啟導和照顧,宗華兄實在忙不過來,乃推薦徐萍教授任科主任。該科學生大部分來自馬來西亞,他們學成返回馬國,就業或創業都很順利。幾年後我數次至東南亞考察訪問,從新加坡出城走向吉隆坡大路兩邊,紡織廠林立,陪行的校友說,大部份的工廠都由逢甲校友擔任廠長或重要主管。
為了建立完整的高等教育體系,我接任校長幾年後,已想及開辦研究所。但考慮到當時學校的設備及經濟環境,認為此事不宜急進。後來得知教育部考慮可以將幾所獨立學院改制為大學,但訂定若干原則,其中有一項是:「辦理研究所成績優良」。我得知後,遂加緊在逢甲籌劃開設研究所:民國六十年先開設保險學研究所,六十一年開設紡織工程研究所,(六十一年開設工業工程研究所...)。紡研所所長請林教授宗華兄兼任,我特別和他商定:紡研所的課程和研究方向,以提高我國紡織產業的品質及增加國際競爭力為主要目標,請他參考先進國家紡織學術發展方向來訂定。他為了安排課程與研究項目及聘請師資,用了精神心力不少。六十一年開學,逢甲校園裡,便添了十多位紡織研究所的研究生。而在我國的高等教育領域中,開辦紡織教育的體系,也完成了創新的紀錄:不但大學部和夜間部有紡織學系,還有華僑紡織專修科和紡織工程研究所,這在逢甲發展史上,亦留下重要的一頁。「逢甲創校三十週年紀念特刊」中,有教師撰文,認為逢甲遷校西屯不久,即開辦電腦系與紡織系。為本校發展史上的遠見。(註二)
逢甲培育紡織人才的成果,民國六十一年六月(自校長職務退休前一年)曾做個一次統計,除了紡研所的研究生仍在學研究外,大學部紡織系學生,已畢業五屆,計有畢業生三百五十名,夜間部紡織系畢業一屆,畢業生三十三名,華僑紡織專修科學生已畢業四屆,畢業生一百四十三名。隨後幾十年來,培育紡織人才當然逐年增加。至民國九十二年六月,據創系系主任林宗華教授的統計,研究所已培育博士生三十八位,碩士生四百三十六位,大學部日夜間部合計畢業生四千五百二十三位,華僑專修科六百六十一位,共為五千六百五十八人。(註三)這批紡織新幹才投入紡織各行業後,都各有好的成就與發展,(在馬來西亞尤為顯著),且為我國的紡織學術研發,奠定了良好的基礎:晚近十多二十年來,有若干學院及專科學校,先後開辦有關紡織科系,主持人及主要師資,大部分是逢甲紡織所系的畢業校友。
逢甲紡織所系科校友,由於師長們勤懇細心啟導,在校時都能奮發研修,並組成「逢甲學院紡織工程學會」,以加強對業界和學術界的聯繫,而各期的畢業校友,並組成「紡織系友會」,促進校友的聯絡,充分顯現出「團結和諧」、「心繫母校」的氣氛。依我的觀察「紡織系友會」是逢甲各系友會中,組織最健全、最受校友重視的系友會之一。回顧當年創系、設所、辦科的艱辛,內心尤感欣慰。
附註:(註一)論文集定名為「逢甲工商學院紡織工程學系畢業論文專輯」,以「逢甲工商學院紡織工程學會」名義印行,為雜誌型論文集。以「第五屆」為例,共刊論文九十四篇,編為拾貳項類,厚達八百多頁。
(註二)詳見「逢甲創校三十週年紀念特刊」中劉常山撰:「由逢甲兩個系的成立,談張前校長的胸襟與遠見」,載於「逢甲校刊」第二四五期第十一版,民國八十年十一月十五日出版。
(註三)引自林主任於民國九十二年六月十三日在紡織系畢業典禮致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