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甲週報
:::
  • 回上一頁

逢甲週報101-200期

紀念高人言先生百歲冥誕 ─兼論高人言先生與逢甲大學(2)前校長廖英鳴

推到:
FacebookTwitterplurk

發刊日期:2005.11.16

宋子文任廣東省主席,將中央黨部所辦「中山日報」、省黨部所辦「嶺南日報」、市黨部所辦「廣州日報」、軍方所辦「和平日報」,合併為「中央日報」。當時,人言先生任市黨部主任委員,希哲先生任廣州日報社長,我任嶺南日報社長,為合併事宜,多所磋商。於是認識更深,交誼更厚。這是我論交高、張二位先生於廣州的情形。
大陸撤守,避秦來台,人言先生任教育部常務次長,希哲先生任立法委員,我則先任教育部特約編審,兼任台中農學院(即中興大學前身)教授和鳳山陸軍官校簡任教授。我們三人在民國五十一年機緣到來終於又相聚于逢甲,從此共事三、四十年之久。
逢甲大學的創辦,上文已經提到,據我後來的瞭解:當民國五十年七月,教育部核准逢甲工商學院立案,十月開始上課,十一月十五日舉行創校始業典禮。創辦人有丘念台、蕭一山、楊亮功等先生,第一任院長是陳泮嶺先生,董事長是蕭一山先生。但第二年,就暴發學籍案,五十一年五月,教育部命令解散逢甲工商學院董事會,責創辦人重組董事會;六月,再命暫停五十一年度招收新生。七月,陳泮嶺先生堅辭院長職。創辦人丘念台先生力邀人言先生接辦,教育部長黃季陸先生也極力促成。七月間人言先生在再三考慮後,以為辦學有益國家社會,就允為接辦。
人言先生接下來就是物色相助的人選,他也力邀我來逢甲。我當時在鳳山陸軍官校頗受優遇,擔任語文系簡任四級教授,月薪三千六百餘元,並配有甲級宿舍。而逢甲卻只有教室數間,學生二百餘人外,別無長物;待遇不及官校一半,又無宿舍,我夫婦又有七個子女要養育,我徵詢內子陳孟焱女士的意見,她說以人言先生那種公正廉明、坦率無私、有遠見、有膽識的作風,以及抗戰前在廣州市政府、廣東省政府及戰後在首都中央,政績表現卓著,他敢來接辦一定有他的辦法,雖然是披荊斬棘的工作,你跟著他走是對的,家裡的事她會負責處理,不須多加考慮。經由內子鼓勵,我因此轉任逢甲。這是我到逢甲服務的經過,也是直接追隨人言先生的經過。回想起來,歷歷如昨,但已經是四十多年前的往事了。數十年來,在人言先生卓越的領導下,逢甲聲華日益輝煌壯大。而我先是擔任教授兼訓導主任半年,接著是教務主任十年半,院長七年,學校升格改為大學後,又擔任校長八年,董事長五年。人言先生逝世後,我極力主張人言先生為永遠名譽董事長,希哲先生和我則分任副名譽董事長。民國七十八年內子病逝,人言先生特親撰「痛悼廖夫人陳孟焱女士」一文,刊登在他的著作《八十自撰集續集》內(商務印書館出版),深致悼念。並就當初內子勸我辭軍校就逢甲追隨人言先生一事,多加讚許。文章裡面說:「她極力主張英鳴兄捨軍校而來逢甲,助我從事披荊斬棘的工作,家庭經濟稍受影響亦不在意。英鳴兄遂下大決心辭去軍校教授,專心來逢甲,擔任教務長職,茹苦含莘,從無到有,從有到好,從好希望更好。此二十七年重大成就,可以說廖夫人居功厥偉,非有過人智慧,孰能臻此,教我衷心極為欽佩。」
民國八十年正逢我八十歲生日,人言先生特別又在校刊撰文祝賀,說我「做人做事成功優點有三:一勤儉刻苦,二博學多才,三待人和善」。毫末之善,都在明察之中,慈心廣被,誠予人無限溫馨。文中有一段寫到我們二人的共事交誼,可以看出人言先生偉大的風範。至對我個人的錯愛謬賞,我只拿出自我勉勵。文章裡面說:
「我在民國二十一年由德回國,從教書以至從政、辦黨、辦學,沒有一日間斷。但以在逢甲工作最長,從民國五十一年起一直到現在,不管我的名義如何,我精神無一日離去逢甲。而廖董事長與我在逢甲合作無間,共事時間達廿九年之久。我的個性是直覺反應快、衝勁大、富正義感、剛強熱烈之人;廖董事長沈默細思、志慮忠純、面面顧到的人。換句話說:我善攻,他善守。兩個不同個性的人能相處如此之久,總因是一個「誠」字;由誠字而演出「互信」。無論做朋友、同事,如無「互信」,則

圖說:民國78年11月15日,本校舉行30週年紀念大樓(人言大樓)動工典禮,高人言名譽董事長向師生及校友說明紀念大樓興建過程。(照片/校史室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