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甲週報
:::
  • 回上一頁

逢甲週報201-300期

張譽騰教授蒞校演講 博物館與歷史詮釋-Enola Gay個案解析

推到:
FacebookTwitterplurk

發刊日期:2008.01.10

【歷文所訊】本校歷史與文物管理研究所於2007年12月21日邀請在台灣博物館界知名學者張譽騰教授蒞校演講,講題為「博物館與歷史詮釋」。張教授藉由1995年美國航太博物館策劃展出一架命名為安諾那‧給(Enola Gay)的美國B-29轟炸機而引起的廣泛的爭論,來談當今博物館的角色與定位問題。
  張教授表示,原來安諾那‧給並不是一般普通的B-29轟炸機,它乃是在二次大戰攜帶原子彈轟炸日本廣島的那架飛機。1995年美國國立航空太空博物館為了紀念二次世界大戰結束50週年,籌備一個名為《十字路口:二次大戰終結、原子彈與冷戰》的展覽,展品的核心就是這架經過維護整修過的安諾那‧給,並擬藉由展出這架意義非凡的飛機來探討戰爭與世界強權國家核武競爭的問題,這樣的觀點得到歷史學家和博物館界自由派人士的支持,但是也立刻引起了許多反對的聲浪,特別是來自美國退伍軍人協會和空軍協會等團體的抗議。雙方意見透過如華盛頓郵報等新聞媒體的報導形成論戰,沸沸揚揚多時。歷史究竟應如何書寫?是從過去或現在的觀點?
  經過了近10個月持續爭辯,在國會壓力下,航空太空博物館哈維(Martin O. Harwit)館長被迫辭職,該博物館也取消了先前的展示構想,並以一個較不引起爭議的方式推出展覽。後來哈維館長寫了一本長達477頁的著作《一個被否決的展覽:安諾那‧給歷史的遊說始末》,哈維館長認為整個事件的最大受害者不是他,而是美國人民,因為他們被剝奪了觀看展覽的權力,以及自我判斷歷史真相的機會。這個事件也說明了博物館和歷史在當代文化中有多重要,而想在博物館展覽中再現歷史和公開詮釋歷史又有多困難。
  張教授認為,只有在跨越僅僅是紀念或裝飾性的角色時,博物館的社會責任才會變得明朗化。一座歷史博物館如果要善盡其社會責任,就應該有膽識去探討與種族、階級、性別有關的歷史問題,且向大眾解釋他們是如何面對這些問題的,並應自我期許為社會的另一種聲音,勇敢面對尚未有定論的爭議性課題,主動表達不同的意見。
 

圖說:張譽騰教授。(歷文所提供)